艾宸墨把唐雨霏帶到了他的辦公室,他從藥箱裏拿出了燙傷膏,唐雨霏疑惑地開口,”咦,為什麼我沒有見過這種包裝的燙傷膏啊?”

“當然,這可是聰明的我自己秘制的!”艾宸墨得意地說。

“真的管用嗎?不要讓我的傷越來越嚴重哦!”唐雨霏調皮地說。

“死丫頭!你敢質疑我的醫術!?”艾宸墨伸出修長的手,用力地捏了捏唐雨霏的臉蛋。

“喂!你幹什麼捏人家啦!捏多了臉會變大的!我講的都是事實好不好!”唐雨霏拍掉艾宸墨的爪子。

“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,我不和你計較!”艾宸墨拿來棉簽,沾了點消毒藥水,然後把唐雨霏的裙子推高,嬌嫩的肌膚真的紅了一大片!艾宸墨既心疼又生氣,”你是猪嗎?這麼大個人了,還把自己燙的這麼嚴重!”

“痛!”唐雨霏癟起了嘴,委屈地說。

“痛就先吃顆糖,再忍一下就好了。”艾宸墨不知道從哪弄來了一顆奶糖塞到了唐雨霏嘴巴裏,唐雨霏瞪圓眼睛,”你把我當成小孩子啊!?”

艾宸墨幫她消毒好了,拿起藥膏便幫她塗抹邊說,”你要是真的是小孩子就好了,可以天天抱你親你寵你。”

唐雨霏羞紅了臉,”艾宸墨,你太不正經了!”

……

半個月後,艾宸墨離開了。唐爸的身體恢復的差不多了,所以唐爸唐媽還有唐碧晨都去機場送艾宸墨了,唐雨霏卻因為工作實在太忙了,所以沒有去送艾宸墨。唐雨霏心裡挺愧疚的,畢竟人家艾宸墨幫助了她這麼多。

下午五點,唐雨霏下班了,走出門口發現路邊停了一部顯眼的豪車,唐雨霏當然認得,那是端木澤的車。端木澤見唐雨霏出來了,從車上下來,走過去抱住了唐雨霏,街上人來人往的,唐雨霏因為害羞而臉紅了。

端木澤邪魅地笑了,”霏兒,我好想你,來,讓我親一下!”

“不要!好多人看著呢!”唐雨霏害羞地低下了頭。

路上的行人果然都看著他們,豪車在旁,男的面容俊美,氣質冷冽高貴。女的清純美麗,小鳥依人。這樣的組合想不引人注意都很難!

端木澤俯身,在唐雨霏耳邊說,”那麼今晚就讓我慢慢親個够……”

“你好討厭!”唐雨霏嬌嗔,”媽媽規定我九點之前就要回去的,我晚上不能和你在一起。”

端木澤摟緊唐雨霏的腰肢,壞笑著說,”那我們現在就回公寓好了,我憋不住了。”

“端木澤你不要老是說這些啦!你的身體才剛好!”唐雨霏推開他,臉紅的快要滴出水來了。

兩人胡鬧了好久,終於上車了。”你要帶我去哪裡啊?說好的不准回公寓!”

“好,不回公寓,我們去民政局領證。”

“啊!?”唐雨霏似乎受到了驚嚇,美麗的星眸睜得大大的,”領證幹什麼!?”

端木澤微笑,”當然是我們兩個人結婚領結婚證啊!”

【這是一個巨大的陰謀!】

If you have any kind of inquiries pertaining to where and 都是相同等級的魔怪,前者的實力居然超越了後者那麼多,這一下就打破了胡來對於魔怪實力劃分的認知! – 網絡小說勸學篇 ways to use 所以說,王國不會出兵! – 大唐掃把星, you could call us at the web page.